神圣计划官方下载-重庆控烟条例引讨论 设置“吸烟房”的老路子行得通吗?

  重庆控烟条例引讨论,设置“吸烟房”的老路子行得通吗? 

  近日,《重庆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经重庆市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一审后,在重庆人大官方网站上公开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时间为7月28日至8月15日。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条例(草案)》征求意见后,有关禁烟场所、“吸烟房”的规定引发热议。《条例(草案)》第10条划定“限制吸烟的公共场所”,规定“餐饮服务场所、住宿休息服务场所和公众休闲娱乐场所的室内区域,在限制吸烟场所可以设置独立的吸烟房”。

  8月6日下午,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召开的“室内公共场所全面禁烟无例外《条例(草案)》专家讨论会”上表示,吸烟有害健康,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短时间内不可能控制新冠肺炎,防治新冠肺炎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措施就是保持通风,而吸烟室的设置不利于通风,在吸烟室吸烟增加了感染、传播新冠肺炎的风险,因此不应主张也不支持在公共娱乐场所内、在公共室内设置吸烟室的做法。

  立法加执法可有效降低吸烟率

  据2016年《重庆市城市成人烟草调查报告》显示,重庆市15岁及以上的成人吸烟率为24.7%,有174万人在吸烟,其中男性吸烟率为46.7%,女性吸烟率为1.5%。

  报告显示,重庆市48.1%的成人在室内工作场所暴露于二手烟,42.1%的非吸烟者在室内工作场所暴露于二手烟。餐馆、政府大楼、医疗机构、交通工具暴露于二手烟的比率分别为76.3%、26.6%、20.7%和10.9%。

  2019年7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国发〔2019〕13号)细化落实《“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要求到2022年和2030年,全面无烟法规保护的人口比例分别达到30%及以上和80%及以上。

  据重庆市人大网站消息,同年11月,重庆市启动控烟条例起草工作,重庆市人大教科文卫委通过召开座谈会、赴市内外调研等方式,听取不同群体的意见建议,确保控烟条例出台后行得通、真管用。

  “有立法、有执法就会有吸烟率的下降,就会有二手烟暴露的下降。”新探健康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姜垣在会上认为重庆立法控制吸烟保障公众健康的做法值得肯定。据她介绍,北京在2015年实施《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成人吸烟率由23.4%下降到了20.3%,吸烟人数减少约55万;上海在2017年立法后,吸烟率下降到了19.9%,实现了“健康中国2030”成人吸烟率下降到20%的目标。

  吸烟房、吸烟室行得通吗?

  随着《条例(草案)》的公开,专家学者在肯定重庆市立法保障公众健康的同时,也对《条例(草案)》中有关室内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的规定提出质疑。

  《条例(草案)》第十条划定了“限制吸烟的公共场所”,即餐饮服务、住宿休息服务和公众休闲娱乐场所的室内区域。在限制吸烟场所可以设置独立的吸烟房,吸烟房以外的其他区域禁止吸烟。同时,鼓励限制吸烟场所全面禁烟,不设吸烟房。第十一条规定,吸烟房应当符合消防安全要求,设置明显的吸烟房标识和指引标识,并且具备良好的通风换气条件等。

  中国政法大学卫生法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于秀艳提出,吸烟房的设置容易引起歧义,“吸烟房是独立通风的吸烟室,还是给吸烟人群消费和接受服务的吸烟包房或者吸烟楼层?这一点很难界定,同时,吸烟房的设置不利于执法,‘良好的通风条件’在检查和执行中缺乏标准,也是不可行的。”

  “在过去所谓独立通风的吸烟室是有国际标准的,由美国供暖制冷及空调工程师学会(ASHRAE)发布,但是在2004年该学会取消了这一标准。他们认为没有任何技术方法,包括目前先进的通风技术或者空气净化技术,也不能控制环境烟草烟雾所造成的健康风险。”于秀艳说,“有效消除与室内烟草烟雾暴露相关的健康风险的唯一方法是禁止吸烟行为。”

  于秀艳将吸烟室比喻为“在口罩上挖个洞”。她说:“从现有情况看,戴口罩是能够防止新冠肺炎、保护我们的一个有效手段。如果为了好看,在口罩上挖一个洞就没有用了,这就是吸烟室的问题。”

  香港科技大学在2009年发布的一项《吸烟房的技术可行性研究》显示,严格设计和强劲通风系统均不能消除吸烟室内的有毒物质,不能防止二手烟外泄到其他区域。同时,建造强劲的通风系统及后期的保养技术要求甚高费用不菲,需要使用庞大财政和人力资源来监管执法,成本效益存疑。

  已发生吸烟室内共同吸烟感染新冠病毒的案例

  此外,与会专家还认为,在室内公共场所设置吸烟室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有不利影响。

  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沈阳、天津两地都发生了因为共用吸烟室感染新冠病毒的案例。天津市137号确诊病例因与他人在吸烟室共同吸烟感染新冠病毒;沈阳市5月14日公布的两例确诊病例同样由于在吸烟室接触,先后确诊。

  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恩泽说,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第五条规定,在疫情发生期间,要封闭可能造成传染病扩散的场所。“从上述案例来看,吸烟室属于疫情高风险区。如果其中有一个感染了新冠肺炎,整个商场都要封闭。重庆拟在公共场所设置吸烟房的做法显然不利于疫情防控。”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孙佳妮表示,“世卫组织在新冠疫情下对所有的吸烟者最主要的建议之一就是尽快戒烟,而且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我们一直认为应该是竭尽所有的能力和可能性保护过去一段时间的抗疫成果,包括人民的健康,防止疫情的卷土重来以及防止一切可能对人民健康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创建无烟环境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中夫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